1. 主页 > 日记 > 生活随笔

舐犊之爱 乌鸟之情


  “妈妈,我想去看看姥姥姥爷。”又来了,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,自从上了飞机坐定,这个嗲嗲的童声就象定点儿的闹钟一样,时不时冒出这么一句,虽算不上吵闹,也谈不上安静。
  “现在不行,有规定。”孩子妈耐心地劝导,快成复读机了。好在小女孩也不闹,就是隔段时间念叨一遍。
  我蜷缩在狭窄的座椅里,困手困脚,平心静气,闭目养神。还得熬上十多个小时,长途飞行真受罪啊!
  迷迷糊糊中,小女孩的声音又出现了,这次的音量明显升高了:“姥爷!”
  “小声点儿,影响别人休息了。爸,您怎么过来了?”
  我眯着眼,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一手扶着座椅背,一手拿着个小瓷碟儿,正笑眯眯地递给小女孩,“小乖乖,来尝尝这个腰果,姥姥给你留的。”
  “谢谢姥爷!您也吃!”
  孩子妈接过瓷碟,催促道:“您快回去吧,走路小心点儿,我们挺好的,这边儿马上也发吃的了,别再过来了。”
  原来这是一家四口儿出行,只给两位老人订了舒适的商务舱,女儿带着小孩挤在经济舱。
  老人一步三回头地返回了商务舱,小女孩眼看着隔断的布帘落下,姥爷的背影消失在帘布后面,扭头问妈妈:“我想去看看姥姥行不?”
  于是孩子妈又开启了复读机。

  接下来的飞行里,我的心头一直暖暖的。
  老人成了经济舱的常客,隔三岔五地送过来饮料和食物,都是我们享受不到的VIP待遇。
  小女孩兴致勃勃地挨个儿品尝,吃得不亦乐乎,当妈的有些不好意思,总是劝着别再送了,让人看着多不好。
  空姐好象司空见惯了,只是对着他们会心一笑,默默放行,间或提醒老人注意安全。
  小孩子吃饱喝足,靠着妈妈甜甜地睡了。
  我的耳根终于清静下来,正想抓紧时间补眠,就看到孩子的姥姥又蹒跚地过来了,她是来跟女儿换座位的,想让女儿去商务舱躺着睡会儿。
  这下女儿更窘了,着急地赶老人回去,“哎呀,说您什么好呢!你们俩吃好睡好就万事大吉了,我在这儿好着呢,您看这一飞机的人不都一样坐着睡么。让您在这儿坐着,我去前面躺着,您说我能睡得着么?”
  “那我带囡囡去前面睡会儿。”
  “不行,小孩子不能惯着,再说这根本算不上吃苦,大家都一样。”
  当妈的拧不过女儿,回去前再三叮嘱她一定养好精神,下了飞机还要过关取行李,到时侯只有她会说英语,全靠她一人了……

  我闭着眼假寐,几乎忍不住,眼眶热热的,也想爸妈了。
  舐犊之爱 乌鸟之情
  千里之外 与我同在

声明:本站所发布信息均整理自互联网具有公开性、共享性的信息,发布此信息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更正、删除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 - 17:30

页面耗时0.0813秒, 内存占用1.31 MB, 访问数据库60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