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散文 > 经典散文

不期而遇的温暖

家中的老人陆陆续续的走了,心中总是觉的缺了些什么,原来热闹的一家人,因为父母的缺失,再也聚不到一起了,去年那个新年也是简简单单的相互问候了一下,各自窝在家中,看看电视,往日的欢笑已不见了踪影。
 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,单位安排了去看望异地居住的退休职工,我们一行3人一早坐了G278动车去了泰安,一位叫金海仓的退休职工就住在泰山山脚下。
  因为提前通了电话,老两口和儿子女婿带了两辆车、一家人来车站接我们,看着这热情的阵势,真的不知所措,很久没有被这种温暖的家庭氛围包裹了。
  16岁离家读中专,一个简单木头箱子,里面放了简单的换洗衣物,一路逃离了家。心想总算逃离了那个家,逃离了母亲的手掌心,一个人坐着班车一路快乐的来到了学校,学校的生活很清贫,但我很满足,母亲给我的钱几乎都用来买了书,等到了毕业,需要照毕业照,我连一件像样衣服都没有,穿了一件照相馆提供的很大的西装,从西装的领口看过去,一层摞着一层,因为是冬天,我把所有能保暖的衣物都穿在了身上。
  当我正想着,金海仓的老伴一把拉住我的手,“闺女”叫啥名字,我对阿姨说,看过《神探狄仁杰》吗,里面有一句经典的台词“元芳你怎么看”,你就记住我的名字了。阿姨连连高兴的笑了起来,这名字记住了。问完了名字,又问我是那年生人,看着阿姨这么热情,我说我是属虎的,74年人,阿姨乐了,和我家春江一年的,阿姨又乐了,几月生的,我说是3月份,阿姨顺手就拉过家中的长子说“春江,这要喊姐来”,我有点不好意思。这么多年了,我只有一个哥,怎么凭空多出个弟弟,我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“你好”,跟这个弟弟打了个招呼,算是见过面了。
  找了半天才发现,金海仓老爷子,一个人坐在沙发的角落里,一声不吭,正憨憨的看着大家笑哩,本就是满脸褶子的脸,因为高兴,脸上的沟沟坎坎更多了。
  大家聊着天,老爷子回忆起在新疆的陈年往事,当时因为家里穷啊,听说新疆招人修路,老爷子毫不犹豫的报了名,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了新疆,他走到哪儿,路就通到哪。这时阿姨插了嘴,那时老是不停的搬家,哪家也不是现在的家,而是地窝子,修完一段路,就要赶往下一段路,到了驻地,先由人工在地面以下挖出一米深的地坑子,在地坑子四周用土坯垒砌约一米高的矮墙,搭上几根椽子,顶上搭上用芦苇编成的席子,再用梭梭草和着泥巴盖顶,人进出地窝子都要猫着腰,整天灰头土脸的。
  说完,阿姨高兴的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家,说这房子是82年回到泰安后,从牙缝里攒了10年钱,93年才修的,盖这房子可费劲了,但总算盖了起来,比那地窝子不知强多少,宽敞明亮,再不用猫着腰了,很知足了。
  儿子却插嘴了,到现在连个像样的卫生间都没有,一直说着要弄个水冲厕所,可是老人怕花钱,就是不同意。儿子说自己忙着经营自己的肉用牛养殖,也是天天忙得脚不沾地,趁着这两年国家对农业有扶持政策,好好干,让家人的日子过得宽松些。
  转眼到了吃中饭的时间,跟着老人来到村里最大的一个清真饭馆,等老人坐下了,我们3人也坐下来,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人,就听金老爷子开始介绍了,这是大儿媳、这是大女婿、这是大女儿、这是大孙子、这是两个外孙女……,只听老人家说,还有2个孙子辈的孩子没来呢。看到老人一家人一呼百应,几乎把全家人都凑过来,欢聚一堂,其乐融融,聚在一起,我们三人只是远道而来的客人,何时受过如此宠溺,全家14口人,几乎是全家人都来陪我们,这种阖家欢乐的温馨的场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遇见了。
  吃过了中饭,两个老人非要送我们去城里的宾馆,说是孩子办事不放心,亲自把我们送到宾馆。看到老人这么大岁数,大暑天跟着我们忙前忙后,心里实在不落忍,就赶紧劝着他们回家休息一会。谁知老人又说了“来到泰山脚底下,不游泰山,错过很可惜”,热情的邀请我们3人和老两口明天同游泰山,我们该如何回复呢,答应也不是,不答应也不是,当着老两口先答应下来。转过身去,悄悄把春江兄弟叫出门,告诉他,我们的确想去游泰山,可是老人这么大年纪了,还是劝劝不要陪我们了。我16岁上学离开家后,何曾有父母、兄弟陪我去过哪里,没有,我走再远,母亲只是出门前交代,注意安全。
  第二天,一大早,大儿子和大女婿就来到了宾馆门口,说是两个老人跟他们闹呢,为什么不让他们陪,心里老大不高兴。两个人提前出了门,没让老人知道。出了宾馆,同行的古丽,因为牙疼,又去药店买药,春江兄弟非要抢着去付账,搞得我们怪不好意思,我们硬是自己付了药费。随后找了一家牛肉面馆,吃过了早饭,就踏上了去天地广场的山路,车就在山里转来转去,准备去登泰山。
  由于时间的缘故,我们选择了第二条线,登泰山,是一条最省力的线路,由天地广场---天外村---环山路---黑龙潭---竹林寺---黄溪河水库---中天门---十八盘---南天门---碧霞寺---玉皇顶。
  来到的天外村,就需要做索道先到南天门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大女婿抢着买了5个人的索道票,他俩明明是陪我们,既要出力,还要出钱,我们这心里哪里过意的去。坐到缆车上才发现儿子和女婿每人都背了老大一个包,说一个包装的是吃的,一个包装的是喝的,山上的东西贵,他们吃的喝的都背上来了,大家吃着方便、卫生。
  看过冯骥才写的《挑山工》,青年时期冯骥才学习绘画,曾到泰山去写生,给他留下最深印象就是挑山工。自泰山返家后,他就创作了一幅画---在陡直而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,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被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,却一步步、不声不响、坚韧地向上攀登。作为山东人的儿子和女婿越看越像这坚韧的挑山工。
  现在有了索道缆车,一路上也没有见到挑山工,多少有些遗憾。下了缆车,一路拾阶而上,一路聊天,兄弟俩,告诉我,这山上的树,很多都是人工种植的。
  “峨峨东岳高,秀极冲青天”是泰山留给古人的“绿色印象”。但建国初期时,曾留给人们映像里的“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”,曾经的“青未了”一度沦为“赤无毛”。
  新中国成立以后,泰山迎来了新的生机,党和政府对泰山不断加大保护力度,在泰山上发起了一场前无古人的植树造林战役。经过几代山东人持续不断的努力,泰山终于再现了“齐鲁青未了”的壮美景象。四季常青、三季有花,从森林覆盖率不足2%到现在的95.8%,泰山70多年来的绿色转身正是泰山儿女在党领导下矢志不渝、艰苦奋斗历程的生动演绎。
  走着走着,就来到了中天门,山上豁然开朗起来,冷风飕飕,还夹杂着细雨。兄弟俩问我们,带衣物了没有,我之前也登过华山、武夷山、梵净山、张家界……,山顶的温度比山脚低很多,自然会备着外套的。没想到这么个细节他们都考虑到了,我心里悄悄的划过一丝暖意。
  一路走着,就来到了十八盘的尽头南天门。抬头只见门侧有楹联曰“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,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”。放眼望去,十八盘犹如巨蟒伏在山间。
  到了南天门就离玉皇顶不远了,兄弟俩提议吃点东西,休息片刻。从包里摸出了羊角蜜瓜,说是老两口交代了,要照顾好我们。我的心里顿时像触电了一般,这是父母对孩子才会有的爱吗!心里又涌起了一丝暖流。
  从南天门出来,经过天上的街市,一路就来到了玉皇顶。途径摩崖石刻非常集中的地方,石刻主要包括历代帝王封禅告祭文,寺庙创建重修记,石经墓铭,颂岱诗文,题景及楹联等5类,大部是自然石刻。其文字:既有洋洋数千言的长篇巨制,也有一字之惊,既有帝王御言,也有黔黎之说。
  到了玉皇顶—天柱峰,我们的整个行程已过半,下山的路走的很快,不一会就到了乘坐缆车的地方,我赶紧冲到最前面,帮大家买返程的缆车票,兄弟俩非要跟我抢着买票,把500元现金递进了窗口,倒是把售票员给惹急了,你们到底谁买票,乘着空挡我赶紧扫了二维码,付了账,兄弟俩站在旁边抱怨了半天,都怨对方手慢了,让我抢了先。
  下到了山脚下,谁知老两口早就等在了山脚下,抱怨两个孩子,把他们撂下了,没能跟我们一起登泰山。
  中午在餐厅吃饭时,春江兄弟提议大家,喝个酒,庆祝一下,今天顺利登泰山。本来准备了红酒,可是大家都提议喝点啤酒,只见春江兄弟呼啦就提来了6瓶冰镇啤酒,因为女婿要开车,就由春江陪着我们喝,阿姨凑过来悄悄对我说“因为尿酸高,春江不能喝啤酒”,今天真是舍命陪君子呀!阿姨是既心疼这个儿子,又心疼我这个远道而来的闺女呢!
  吃罢中饭,儿子要赶着回去喂牛,就由女婿拉着我们3人,由大孙子开车拉着老两口,去了岱庙。
  看得出老人家平时是不出门的,这次也是豁出去了,硬是陪我们这些“娘家人”把岱庙的角角落落都逛了一遍。
  当走到天贶殿附近的锦鲤池时,我赶紧买了50元的鱼饲料,递给老两口,老两口啧啧说这饲料太贵了,这50元能买一大蛇皮袋饲料了,但还是接到手中,饲喂那些不知多少天都没有吃饱过的锦鲤,看着锦鲤都涌向老人要吃的,老人快乐的逗弄的池中的锦鲤,国字方脸上,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,张开的嘴,笑得都快咧到了耳朵根了,脸上都快笑开了花,那发自内心,孩童般的无忌的笑声,惹的老伴让他矜持些,说都看到他的大黄牙了。
  看到老人家酣畅淋漓的笑声,我又有点伤感,我从来不知父亲为何物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隐隐约约知道家里出大事了,多少年后,在我略懂事时,才回想起,那就是父亲去世了,可是到至今,去年才走的母亲从未给我提起过,年长的大哥只字不提,我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只是映像里有一张模糊的遗像。
  泰山也游了、岱庙也看了,虽然是走马观花、支离破碎、一知半解。先前的攻略里想着要看泰山日出、云海玉盘、晚霞映照、黄河金带这些奇观,想着到岱庙的城墙去走一走,这些我想的都没有。却遇到了这么和睦、善良、热情、勤劳的泰山脚下的一家人,从下车的那一瞬间被他们一家人的真诚包围着,被他们一家人的热情感动着。
  这短短的两天时间,这快乐的一家带给我无穷的温馨。但在我心中,这不期而遇的温暖,就像流星一样,一闪而过,只能留在美好的回忆里。
  “家”是人人向往的地方,是在外的游子魂牵梦绕的地方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,有人说,家是温暖的避风港。也有人说,家是一艘大船,装载着我们的快乐和幸福。对我来说,家是天上的月亮,家是我曾经想逃离的地方,因为家在我心中很遥远很遥远……

声明:本站所发布信息均整理自互联网具有公开性、共享性的信息,发布此信息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更正、删除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 - 17:30

页面耗时0.0682秒, 内存占用1.37 MB, 访问数据库63次